暑假是同學會高峰期,今年暑假,瘋狂參加了三場同學會,國小、國中及高中,其中感覺最複雜的莫過於國中同學會。

  我以為自己調適得很好,畢竟是十多年以前的事情,如何回首?記憶是多麼遙不可及,且是再建構性這麼強烈的事物,既不可信亦不可徵實。然而同學會讓人焦慮的地方就是,大家將選擇性的記憶在同一個時空場合中拼湊出來,那種與自己過去十幾年自以為是的真實不相同時,需要花多少氣力去改寫那段輕飄飄的歲月?又或者,是否仍可以任性的相信自己所相信的?

Elvi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