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0708 (5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  暑假的日本之旅,除了第二、三天的行程外,大多在東京活動,每天見到典型的東京人之外,也歸納出日本東京人幾個有趣的地方。

  首先,不論男女,總之菸酒不離身。這點讓我覺得十分意外,我記得日本人一直是平均壽命爆高的國家,但每日醉醺醺又犯著大煙癮,不是死得快嗎?這點小美也無解。

Elvi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  動身之前,總是徬惶,自己並不勇敢。

  明天就要出發至基隆,也要帶著生活大小雜物準備過一年的一人生活。求學期間在花蓮住了七年,離家並不會覺得特別感傷,但仍舊是有著莫名的焦慮感,不知道自己能否如同喜愛花蓮那樣喜愛基隆?不知道基隆這個多雨的山城會不會時時影響我的心情?不知道新學校是否同實習學校般溫馨?不知道學生是否一樣這麼可愛?不知道自己能否獨當一面傳道授業?不知道偌大的房間裡只剩自己一人是否可以快速適應......太多不確定席捲而來,未知總是令人卻步。

Elvi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

  八月中的日本之旅是我第一次沒有跟團的旅行,成行之因是在日商公司任職的小美,因為公司承襲日本慣例,故八月約有十天的暑假,小美也因此想趁機到日本走走,畢竟學成歸國後都還沒有再回去看看,再加上身邊大概只有我有假期,所以在七月就先跟我敲定時間。然而時間敲定後我始終未給小美肯定的答案,因為我不知道自己會不會被拉去上暑期輔導課,直到出發前幾天,才敢確定自己是自由的,但出國期間手機亦是隨時待命,深怕遺漏新學校的訊息。俗務纏身,這就是走不開的恐懼。

  因此,這次的旅行,對我來說意義格外重大:我用實習期間所剩的薪水替自己買機票,為自己這一年來的辛勞奔波找一個可以休養生息的方式,以求隔離與越界。這樣聽起來好像自己這一年很累似的,其實不盡然,換成別人,也許覺得還可以忍受,但對我而言,這一年來心理承受的壓力遠遠大於身體上的疲累,故一個段落之後,我也一直想要找一個可以暫時遺忘一切的姿態,因此這次的旅行可以成行,我由衷感謝小美。

Elvi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  第一次見到幸,是在日本時間晚間十二點,小美帶我到卡拉OK店,就這樣見到了幸。打了招呼後,還可以用台語或國語與她談話,因為幸是道道地地的台灣人。

  幸很熱心,一知道我下飛機後尚未打電話回家報平安,連忙拉我到門口打電話,並且用她的手機,使用她的國際電話卡。起初並不順利,因為怎麼撥都是轉接語音信箱,爸爸手機也沒人接,我一度以為是家裡電話未掛好,想說就此作罷,幸卻要我先進去,她先在門外撥,撥通了再進來叫我。這就是我和幸初次見面後的第一個接觸,那時候只覺得對她很不好意思,也懊惱家裡電話怎麼沒掛好,同時也就更覺得幸的熱心,對我這個半個陌生人可以這樣費心。

Elvi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  一回頭發現自己遺漏了一個月的時光,起起伏伏的七月,總算畫下句點。

  考上代理、順利畢業一直是我這一年來心心念念的兩件事,這兩件事的重量至今回想起來仍覺得自己差點應聲倒下,這是一個什麼樣的過程?平靜的我暫時還無法回憶,我只知道,我應該給自己一點點掌聲,雖然不是正式,雖然論文寫得也不是讓老師們讚不絕口,但這一切對現階段的我來說,都是及格分數了。而明年我要的,還有一年的時間可以點點累積。

Elvi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