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0710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  最近,事情做到一半,總是泛起陣陣虛無縹緲。這一刻的自己往往在下一刻讓我全然陌生,是因為上一刻無法稱為「自己」嗎?這種既熟悉又生疏的感覺猶如翻閱舊照片,念舊,卻又為影像中不合時宜的窘態害羞。

  或許還未能脫離學生時期的習慣,我仍然呼救了。上星期趁著運動會的空檔回去找老師們,老師們的笑容依舊,紛紛圍在我的身邊問我好不好,可想而知,我當然一股腦兒把我的困擾全部拋出來了,我得到好多好多的言語支持與互動,但其實我都知道,老師們給我的很有用,卻也很沒用。宏宜老師說的對,儘管給我再多的建議,眼前的一切仍需要靠我自己去面對,畢竟桃高的學生並非現場的常態,實習期間我並沒有遇到真正的「挑戰」,如今,就在眼前,也只能試試看了。

Elvi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  並非所有的情感都可以分類,與朋友的叫做友情?親人為親情?又有規範為愛情的?相遇的人都知道,感情的流動總是不斷越界,消弭關係與份際。

  猶記得王佳芝唱著〈天涯歌女〉時,歌詞裡郎情妾意,歌聲亦是傾吐著兩個人大時代裡身世蒼涼。王佳芝猶如戲子般的一生,愛看電影的她,戲裡戲外只能靠演戲證明存在(想當初王佳芝也是靠舞台劇吸引鄺裕民的眼光);父親的遺棄,情竇初開也僅只一瞬,無奈戲假情真,舞台上遇見另一個自己,且是唯一憐取自己的眼前人,患難在即,為了幫對方脫險,只好黯然下台了。易先生天天問案刑求,撇開漢奸的大帽子不談,被刑求的對象多半是當年患難之交。這爺也有當年,也有年輕時的理想,青春烈火想必不輸鄺裕民,如今卻手刃了自己當年的患難之情,這也就是郎與妹之外,患難之交恩愛深使他老淚縱橫的緣故了;當然也是這僅存的郎與妹患難之情,在他知道戲裡戲外時,又再死了一次。

Elvi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