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月,直到最近才有真的會離開基隆的感受。房東詢問我租賃至幾月、學生問下學期還能不能看到我、教學研究會上安排進度及選課本時無法參與的小尷尬,種種訊息都在提醒我,離開的日子,不遠了。

  就某各層面而言,並不會捨不得離開這裡,因為打從接聘開始,就很清楚代理的身份本來即是一個匆匆的「過客」,所以,從去年一開始跌跌撞撞,還有一次在課堂上哭泣,再加上下學期暴增的工作量及無止境的體力耗費之後,就決定要做到「不以物傷情」,因此離別在即,才會後知後覺。

Elvi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